盛通彩票 > 娱乐资讯 > 正文

《乘风破浪的姐姐》播出总决赛公演秀

2020年08月31日 07:23   来源:羊城晚报   

  《乘风破浪的姐姐》播出总决赛公演秀 

  阿朵:我们会变老,但不会变丑

  羊城晚报记者 艾修煜 实习生 张晓芬

  8月28日,《乘风破浪的姐姐》(以下简称《姐姐》)播出总决赛公演秀,两支冠军候选团——由宁静、阿朵、郁可唯、郑希怡、蓝盈莹、王霏霏、孟佳组成的宁静团和由李斯丹妮、张雨绮、伊能静、张含韵、万茜、黄龄、金晨组成的李斯丹妮团,分别以三人、五人和七人的组合进行对决,共带来了《是否》《光之翼》《潇洒走一回》《逆战》《我期待》《Last dance》六首公演曲目。

  在三人对决中,宁静团派出宁静、阿朵、郁可唯“三大Vocal”演唱《是否》,感动全场;李斯丹妮团则由黄龄、万茜、伊能静演唱《光之翼》应战。五人对决中,宁静团演绎了全新版本的《逆战》;李斯丹妮团则演绎了唱跳版经典曲目《潇洒走一回》。两团的最后一组七人舞台中,宁静团以热门剧《想见你》的主题曲《Last Dance》嗨翻全场,重现李子维经典“闭眼”动作;李斯丹妮团则走深情路线,全员着婚纱演绎《我期待》,跟观众“Say goodbye”。

  两团共14位姐姐将凭借此次总决赛公演秀的表现角逐7个最终成团名额,经现场500位观众投票,两团比分为1124:1029,究竟是哪团票数领先?7人成团名额分别花落哪家?结果将在9月4日晚由湖南娱乐频道、芒果TV同步直播的成团之夜揭晓。

  总决赛公演秀播出前,阿朵接受了羊城晚报采访,聊起了自己参加节目的初衷和“从淘汰走到成团门槛前”的感受。

  不为成团,真爱还是新民族音乐

  在《姐姐》的舞台上,阿朵凭借着出色的唱功和亮眼的舞台表现力“圈粉”。在第二次公演的时候,阿朵却因为现场观众喜爱度太低被淘汰。在复活赛中,阿朵成功逆袭,目前距离成团仅一步之遥。但在谈到参加《姐姐》的初衷时,阿朵直言:“我不是为了成团来的,我的目标是宣传新民族音乐作品。”

  作为一个流淌着苗族、土家族血液的少数民族女孩,阿朵8岁时学过民族舞,早年演唱的《一人一花》《烟雨凤凰》等歌曲也带有浓郁的民族特色。阿朵曾表示:“曾经美好的民族文化正逐渐被人们遗忘,我感觉自己肩负着少数民族文化传承的责任。”

  正因为如此,2012年,经历了一场大病、不满足于被当作“摇钱树”的阿朵选择暂退娱乐圈,回归山野做个“农妇”潜心研究少数民族文化,并于2017年回归乐坛:“我放弃了过去十几年在这个行业打拼出来的成果,选择去做更艰辛、需要付出更多代价的新民族音乐。我选择它是因为看到了它的未来,还有它宝贵的价值,尽管任重道远,我也会尽我所能。”

  阿朵还表示:“能够宣传新民族音乐是我的团队和节目组说服我参加节目的重要原因,如果成团能够让我更好地宣传新民族音乐,那我很乐意。但是这个事情是未知的,如果成团会耽误我做新民族音乐,那我肯定不会把成团当成我的第一选择。”

  乘风破浪,也要保持柔软和敏锐

  七夕节当天,同为“浪姐”的伊能静发长文“表白”阿朵,并称阿朵是她心中最能代表“乘风破浪”精神的姐姐之一。对于这一评价,阿朵觉得:“我没那么好,但我认为,在今年夏天,‘乘风破浪’这个词特别能鼓励年龄30+的女性。我也很荣幸,伊能静会这样鼓励我。不管在任何行业,女性要‘乘风破浪’的话,首先要具备一个条件——经历越多,性格越坚韧,但我们依旧要保持内心的柔软和敏锐,懂得去关爱自己身边的人和事物。”

  早早遭遇淘汰,也让阿朵改变对《姐姐》的态度:“在淘汰之前,我都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比赛——30个姐姐来自演员、歌手、主持人等不同的领域,我觉得这不是一个专业领域的比赛。被淘汰之后,越来越多观众对我的关注才让我意识到,我应该更好地去施展自己的才华。无论是专业技能方面,还是语言表达方面,我都没有好好地表现过自己。”

  在复活赛舞台上,阿朵的Solo秀《缘分一道桥》惊艳众人,团队秀《玫瑰少年》的舞台设计也令观众印象颇深;总决赛公演秀上,她和宁静、郁可唯将一首《是否》演唱得深情款款、娓娓道来……重新回归的阿朵给观众带来了不少惊喜,她本人也坦言:“再次回归到这个舞台,我的确做了很多准备。总决赛上唱《是否》这样的慢歌,是想要通过歌声安静地讲姐姐的故事。而作为复活团队长设计《玫瑰少年》这首歌的时候,把一些质疑的声音放在开头,是为了让我们直面那些负面声音,重拾信心,重新出发。”

  “或许每一位女性都曾听过类似的质疑声,她们也可能会在自己的生活、工作、婚姻中遇到各种各样的挫折,我也想告诉那些有类似经历的朋友,你不要被他人定义,你就是最棒的!”阿朵总结。

  成熟更美,呼吁尊重和保护女性

  年龄是女艺人避不开的话题,同时也是《姐姐》节目的一大卖点。

  已经40岁的阿朵是否会对自己的年龄产生焦虑?阿朵表示:“我在即将30岁的时候有过焦虑,但当我真的到了30岁时,我开始接受它,经历过后就会觉得它没那么可怕,我们应该学会与年龄和平共处,你要让自己知道,年龄只是一个数字。”

  在阿朵看来:“18岁就像艳丽的花朵那样美丽,而30+透出来的是一种像果实一样的成熟美。只要你自信从容地对待年龄,不断学习、积累更多有智慧的东西,别人看到的就不会只有你脸上的皱纹、斑点……我们会变老,但我们不会变丑。”

  至于参加《姐姐》最大的收获是什么?阿朵认为是得到了更多人的支持:“在参加复活赛期间,我看到从公司到个人,从夜市到饭馆……大家都在用各种各样的方式为我打Call。在以前,网络还没有发达到这种程度,让我能看到各个城市、各个行业、甚至各个角落都有人支持我。我很感动。”

  此前,直爽的她曾在博客发言怒斥“摄影师用低角度镜头仰拍跳舞女艺人”一事,并表态:“今后我在跳舞时谁要再故意在我脚下很低的位置拍照,我一定会一脚把他相机踢飞,不信等着瞧。”此次,面对记者的询问,阿朵也再次表态:“压低镜头仰拍女性这种行为非常不尊重女性,这样拍照很容易让女性走光。不仅仅是女艺人,普通女性走在街上,也可能遇见同样的伤害。我曾经深受其害,我希望女性在任何时代都能够被尊重,哪怕我现在年龄大了,性格柔软了,遇到不尊重女性的事情,我依旧不会客气。”


(责任编辑 :欧云海)

分享到:
35。1K
·延深阅读
乐盈彩票平台 乐盈彩票平台 优优彩票平台 亚洲彩票网 诚立荣鼎信誉天下 盛通彩票注册 优优彩票APP 诚立荣鼎信誉天下 诚立荣鼎信誉天下 乐盈彩票官网